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她叫苏雪
她叫苏雪

她叫苏雪

我打电话给苏雪,职业习惯,我打开录音功能。


  苏雪:“云端酒店,302。”


  说完就挂了。


  我:“……”


  老实讲,这时候我更多的是担心害怕,这年头女人主动约在酒店,十有八九是仙人跳。我昨天才操了她,万一她找人修理我,进去了再想出来,可不容易。


  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去看看情况。


  敲门,开门。


  苏雪身穿浴袍,白色的浴袍下,肌肤白里透红,领口处乳沟若隐若现。


  浴袍很短,只遮住屁股,一双修长圆润的腿非常吸睛。


  “进来。”


  她转身走到房间中央:“坐吧。”


  我将门反锁,观察四周,房间里没有其他人,也没有能藏人的地方。


  床边椅子上,摆放着她折好的衣服,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在最上面。


  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我尽量淡定。


  她深深吸了一口:“你想操我吗?”


  我点点头:“到底什么事,你说吧,能帮我肯定帮。”


  苏雪冷笑,伸手解开浴袍腰带。


  白嫩的身体出现在我眼前,即便已经看过一次,我仍感到心旌荡漾。那对白嫩乳房坚挺,乳晕小而粉红,小腹平坦,还有隐约的马甲线。其下,是一丛黑色的阴毛,被修剪得整整齐齐。最后是一双修长圆润的大长腿,这双腿都能让我玩一年!


  “别问那么多,操我。”苏雪居高临下看着我,又用上了命令的语气。


  我腾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:“你神经啊!到底要我做什么,你直接说!”


 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想跟我做爱,她是把自己当成了筹码,要跟我交换什么。


  我虽然色,却并没有精虫上脑,分不清轻重。


  苏雪咬着下唇,眼神中有一些挣扎。


  随后,她像是做出了决定:“你先操我,操完我和你讲,答不答应都随你。”


  说着,她靠近一步,跪在我面前,伸手解开我的皮带。


  我现在原地不动,心里却觉得像做梦:一个长相清冷的美女,此刻正跪在地上舔我的鸡巴。


  她很用心地舔弄,舌头在龟头上打转,时不时用舌尖刺激我的马眼。酥麻酸胀的感觉从龟头传来,直接传递到大脑,令我无比愉悦。


  我低头,看着她那双无邪的眼睛。


  明明是一个高冷美女,却做着这样淫贱的事,一种强烈的征服感涌上心头,我的鸡巴很快竖立起来,贴着小腹高高翘起。


  苏雪仰着头,双手握住鸡巴,将鸡巴压下一些,舔弄过程中一直注视着我,像是观察我是否满意。


  鸡巴暴涨,静脉血管凸起,很是狰狞。


  她舔了一会儿,见我很享受,轻轻拉下我的裤子:“到床上去吧。”


  我躺在床上。


  她像只小猫一样跪着靠近我,雪白的奶子展现出美丽的半圆型,双腿间阴毛被修理出整齐的倒三角形。


  她神色仍然是例行公事,但脸色已经开始泛红。有的女人光是见到阳具便会动情,舔弄的时候更是难以控制地想象鸡巴插入的情景,显然,她就是这种女人,给我舔鸡巴,也令她动情。


  苏雪趴在我身上,红唇贴着我的脖子,她的呼吸有些急促,听起来很诱人。


  两只奶子蹭着我胸膛,很柔软。


  我鸡巴已经硬到顶点,我往上挺动腰肢,想要插入她的嫩穴。


  苏雪抬动屁股,躲开我的进攻。


  “别急,让我来。”


  说着,她轻轻咬上我耳垂,那带着香气的呼吸在耳边放大,带来撩人的痒。


  痒意从耳朵蔓延,迅速传遍全身,然后涌向头顶,如过电一样令我头皮发麻。


  她屁股缓缓落下,压在我的阴茎上。


  嫩穴外,淫液汇聚成水滴,沾满我的阴茎。


  “啊……”


  苏雪低低喘息,腰肢用力带动屁股前后挺动,我的阴茎像一根棍子,棍身分开了她的阴唇,紧贴着她的阴道口摩擦。


  “这样舒服吗?”


  她贴着我的耳朵轻声细语,舌尖还试探着往耳朵眼里钻。


  舒服。


 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,心中欲念升腾,再也不能保持平静。


  “我想插进去。”


  我抱着她的腰,低声请求。


  她身上好滑嫩,像是一张温软的锦缎。


  “别急。”她仍然这样说,然后坐起来,双手撑在我胸膛上。


  如果能从头顶看我们,她呈M型骑在我身前,我像是一个I从M正中穿过。


  鸡巴被她两片阴唇夹着,只露出龟头在外面,龟头上一点距离,是她凸起如黄豆的粉红色阴蒂。


  “今天我要肏你。”她说话的同时,开始前后摇动腰肢。苏雪每一次前后摇动,龟头都能轻轻的碰到她的阴蒂,令她发出愉悦的呻吟。


  龟头在她的阴唇里进进出出,沾染出丝丝淫水,很快,整根肉棒都被她的淫水打湿。


  “啊……嗯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
  苏雪咬住下唇,发出了叹息般的呻吟。她的脸色越来越潮红,身体都显现出淫欲满满的粉红色。眼睛水汪汪的,春情满满,时不时朝我投来勾人的目光,那种又纯又欲的神态,简直令人疯狂!


  “我受不了啦!”


  我低吼一声,左手拉住她的手臂,将她身体拉下来紧贴我胸膛,右手绕过她的屁股,抓住鸡巴,腰肢向上一挺,已经对准了嫩穴的龟头狠狠插入。


  苏雪“啊”了一声,口中喊着不要,却被我左手死死抱住,挣脱不开。


  我将整根鸡巴都捅到她身体里,鸡巴被充满淫液的嫩穴包裹,仿佛瞬间找到了归属。


  “哦!好爽!”


  我发出了满意的叹息,随后双手抱住她屁股,不管不顾地操弄起来。


  女上男下的姿势,不太好发力,可我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牛,不停耸动腰肢。苏雪就像是骑在一头疯牛上的牛仔,身体上下颠动,摇摇晃晃,她口中发出“啊、啊、呵、啊……”的声音,短而急促,既是因为阴道被填满的快感,也是因为气息不稳定。


  “不要!不要……我说了这次是我……啊……是我操你……你这个贱人……啊,嗯……快出来……快出来啊……啊……”


  苏雪身体颠簸,上气不接下气地骂我,夹杂娇喘。她用手撑着我的胸膛,努力地想要踩在床上站起来,却被我死死握住腰肢,只能在我一波接一波的冲刺里摇摆。


  我连续抽插了上百次,终于在体力渐渐不支的时候,听见她发出更加享受的呻吟。


  “哦……嗯……”


  她的叫床声和别人不同,舒服的时候,会发出一种带着哭腔的鼻音,声音婉转而长,要将肺里所有的空气都吐完,那一声“嗯”才会停歇。


  我喘息着停止了动作,身体极放松地躺在床上,用手拍拍她屁股:“你来。”


  苏雪亦是全身放松地坐在我身上,娇笑着:“这么快就不行了?”说着,朝我抛了一个媚眼,柔软而有力的腰肢缓缓摇动起来。


  我仿佛回到了昨夜,在那个漆黑的空间里,她便是这样与我做爱,但现在,我能看清她脸上愉悦的神情,看到她胸前坚挺的双乳,还有那平坦的小腹上,马甲线若隐若现。


  这个女人的身体太完美了!


  鸡巴坚硬滚烫,随着她的摇动在阴道里搅弄,淫水和空气混合,发出了“咕叽咕叽”的声音,宛如最原始的乐章。


  我静静地躺着,双手放在脑后,认真地看着她动情的样子。苏雪和昨晚比,更加动情却没有疯狂,她有节奏地摇动,并不急于得到快感。


  “嗯……你舒服吗,嗯……你下面好硬……”


  苏雪一边说着,一边极享受地摇动屁股。女上位的时候,我更喜欢女人前后摇动,这在视觉上更舒服,能看到女人身体微微后仰,坚挺的乳房摇晃,但苏雪明显更加喜欢画圈,她灵活的腰肢以鸡巴为圆心,一圈圈摇动,令坚硬的肉棒在阴道中搅动,龟头绕着阴道壁一圈圈摩擦,带来全方位的快感。


  “爽!”我喘息着回应,感觉肉棒变成了老式游戏机的摇杆,被一个游戏高手迅速而精准地推动着旋转。


  苏雪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啊……大鸡巴好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喜欢……你想不想更爽……啊……我还有更爽的给你……”


  随着她不断摇动,龟头已经感到了酥麻,但距离射精还早,毕竟早上我才射过一次。


  我坐起来,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,轻轻咬了咬她的乳头:“还有什么爽的?给我。”


  苏雪双手捧着我的脸,认真地看着我,突然吻在我嘴上。深深的舌吻之后,她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你躺下去。”


  我依言躺下,却见她撑着我胸膛,抬起屁股。“噗”的一声,阴道脱离了鸡巴,我小腹上有水滴落,那是她透明的淫液。我看了眼淫液,心中不由越发喜欢苏雪,这个女人的淫液并不算最多,但那淫液透明晶莹,即便在距离的摩擦中,都没有白沫产生,实在是奇异。


  苏雪掉了个头,和我作69的姿势,双手将我的肉棒扶正,然后温柔地舔弄起来。我倒是很少在做爱过程中为女人舔逼,但这次不同,她那粉红色的嫩穴如此诱人,既没有做爱的白沫,也没有腥味,反而因为鸡巴的抽插,嫩逼开启一个小拇指大小的洞,露出里面更加鲜嫩的红色,越发淫靡。


  而这时我才发现,苏雪的嫩逼竟然是一线天,是那种外阴唇极小,整个阴户只呈一条细缝的形状。


  “还是名器!”


  我微微抬头,伸出舌头从她阴户下方细细舔弄,一直舔到靠近菊花的最末端,然后突然长大了嘴,将她整个阴户都含住,舌头努力卷成棍状,朝着她阴道里面钻动——这是以前一个情人教我的,说是女人犹爱这种舔弄,当整个阴户都被口腔温暖的包裹,灵活的舌头又钻入阴道,那种感觉仿佛升天似的。


  “嗯……”


  随着我的动作,苏雪身体一抽,腰肢带动屁股朝前挺动,下体的快感和刺激令她整个人想要缩成一团。她刚好含住我的鸡巴,在发出闷哼的同时,竟然一下子将鸡巴吞没,龟头直顶入她的喉咙。


  剧烈的快感从龟头传来,我死死抱住她的胯部,嘴紧紧贴着她的阴户,舌头在阴道口反复挑弄。淫液和口水混合,一部分流到我下巴上,一部分却被我吞入,微咸的液体刺激着我的味觉。


  苏雪一边扭动身体,一边竭尽所能地刺激我,深喉,深喉,龟头、马眼、睾丸……我的鸡巴上全是她的口水,而她那带着哭腔的呻吟亦在我的侵袭下越发婉转。


  终于,她的双腿开始夹紧,阴道也分泌了更多的淫液,并开始收缩。我怕她又被我舔到高潮,便伸手分开她的阴唇,竭力将舌头卷成管状,深入她的阴道,然后嘴唇贴着她的阴户,竭力吸气。


  “啊!啊!啊……”


  苏雪放开了我的肉棒,整个人猛然后仰至坐起,发出了仿佛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呻吟。


  她的阴道猛烈收缩,竟像要把我的舌头都吸进去,我的舌头已经伸长到极限,舌根都僵硬疼痛起来,却还是没有放弃。


  淫液越发的多,我却不管不顾,大口吞咽。


  “不要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好舒服……你在干什么啊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不要啦……不要、不要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
  苏雪浑身颤抖着,双手胡乱挥舞,口中胡言乱语。


  我感受着她的身体,知道她已经到达高潮的临界点,便离开她的阴户,大口喘着气。


  “啊……”


  苏雪发出了并未满足的叹息,下意识的挪动屁股,想要找到刚才令她愉悦的我的舌头。我却没兴趣再舔她的骚逼了,虽然那透明而晶莹的淫液、粉嫩的一线天都是极品,可我必须要令她在我的抽插里达到高潮,而不是像昨夜一样,被她当成工口工具。


  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腰肢一挺,鸡巴便插入了她的骚逼。


  “噢……”苏雪的阴道被填满,发出愉悦的叹息,她咬着手指,闭着眼,另一只手却揉动着自己的奶子。


  这是完全沉浸在性爱里了!


  我不再啰嗦,将她两条腿抗在肩上,双手紧箍住她的大腿,疯狂耸动。


  大约又肏了两三分钟,苏雪开始疯狂地叫起来,她摇着头,用哭一样的声音求饶。
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受不了啦……啊啊啊……爸爸,不要……求求你,我求求……你……不要……我真的……受不了啦……啊……爸爸,爸爸!我叫你爸爸……你饶了我吧,我不要了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我真的……受不了……啊!!!”


  原来她兴奋的时候会叫“爸爸”吗……


  我越加感到刺激,仿佛真的在肏一个女儿。我保持着一秒三四次的频率疯狂抽插,即便这样对体力消耗巨大,也咬紧牙关坚持着。


  我要肏到她彻底服气!


  终于……


  一声高亢的“啊”,她的身体猛然绷直,双腿夹紧到我全力对抗都几乎被挤出的地步。我们像是一对摔跤选手,她头颈着地,双脚夹住我的脖子,整个人笔直的斜搭在床和我之间,而我亦只能奋力地上挺,才能将肉棒继续插在她的骚逼里。


  这真是一个极累的姿势,是我有生以来都没有尝试过的。


  她身体不停地颤抖着,大约过了十多秒,她口中长长呼出一口气,身体软下去,落在床上,好像死去一样。


  我也是双腿发软,瘫倒在床上,鸡巴虽然还硬着,差一点才射,心理上的满足却是巨大的。


  我们喘息着,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轻轻地靠过来,靠在我胸膛上,伸手摸向我的肉棒。


  “你还没射?”


  苏雪仰着头,微微有些惊讶。


  我在她额头轻吻一下,没有说话。


  她冲着我一笑,骂道:“你就是个牲口!”虽然是骂我,但神情却有些欢喜。我刚想说话,她却整个人往下一缩,旋即,我感到已经不那么坚硬的肉棒被她含住,灵巧的舌尖很是卖力地刺激着龟头。


  我深吸一口气,低头看去,见到她那高冷的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,冲着我眨眨眼。


  看样子,今天必须爽到腿软了。


  【完】